清華畢業不上班,養個女兒不上學,這個男人簡直瘋了?-NEW-ONE熱點

清華畢業不上班,養個女兒不上學,這個男人簡直瘋了?

作者:Eleanor    發表日期:2018-05-21 15:28:24

01

最近,隨着《最強大腦第五季》的開播,王昱珩這個名字再一次霸屏熱搜,本季他以戰隊導師的身份再次回歸。

他是《最強大腦》第二季的選手,江湖人稱「水哥」。

憑藉超強的觀察能力,在《最強大腦》第二季中一戰成名,被大家稱做「鬼眼之才」。

不僅智商碾壓眾人,關鍵還有顏,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私底下還是個暖爸女兒奴。

不少網友表示:躲過了朱亞文,沒躲過王昱珩。

要知道能讓高曉松鼓着掌說佩服的人,不多,王昱珩算一個。

連節目組導演也發文稱,做了這麼久的節目,見過了那麼多牛人,只承認王昱珩一個人是天才。

因為其他人的天賦有跡可循,只有王昱珩無根無據亦無解。

讓水哥在江湖揚名立萬的一戰叫「微觀辨水」,520杯水同質同量,採用同一水源,杯子也是採購的同一批次。

嘉賓從520杯一模一樣的水中隨機挑選一杯,讓他觀察後,再把這杯水放進其餘的519杯中,讓選手用最快的時間找出這杯水。

一開始評委們以為他會觀察幾個小時,畢竟還從來沒有人觀察過水這麼抽象的東西。

高曉松甚至懷疑題目的真實性:「這也並沒有多難,觀察氣泡就行了,這是可以訓練出來的。」然後只打了3分的低分。

就是這麼一個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的題目,水哥只用了十幾分鐘就完成了挑戰,說:「剩下的不用看了,就是這杯,杯身還旋轉了15度,中間經過了兩三個人的手。」

見慣大場面的嘉賓都被驚住:「我覺得我們在用一種凡夫俗子的智商在揣度他的心情。」

按照水哥的解釋,他是靠想像力,把水想像成一幅畫,自然就分辨出來了:「我辨識水靠的是想像力,就像平時畫的畫兒一樣,說實話我自己也琢磨不透,還在研究自己辨識的方法是不是和繪畫的手法有相似。」

評委問他的視力是不是比一般人好很多,水哥說:「打完分再說,因為我覺得如果先說,有搖尾乞憐之嫌」。

原來水哥的右眼因為意外事故造成了永久損害,幾乎失明,左眼因為右眼的緣故,視力急劇下降,現在只有0.4的視力。

水哥很少提及眼疾,一是不希望女兒擔心,二是不想拿這件事博人同情。

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純爺們。

第三季中挑戰「一葉一菩提」,水哥輕鬆從666片葉脈中找出先前放入的三片,再次向我們證明了天才與普通人的差距。

又去了央視,挑戰了「微觀辨火」,從200根燃燒的蠟燭中找到被選中的那個,這次的挑戰難度更大了,要知道火苗可是會動的。

這對水哥來說並沒有任何困難,僅用180秒就在200根蠟燭中將其準確找出。

還協助過警方辦案。16年山東警方找到水哥,希望他調查一起8個月都未破獲的交通肇事案。看了模糊的監控後,水哥根據霧燈、擋風玻璃、大燈等鎖定肇事車車型,還推斷出了嫌疑人的特徵,最終警方將嫌疑人抓獲。

之後與日本選手的「扇面識別」之戰,更是讓水哥名揚海外。

有200把打開的扇面相似的摺扇,同時有200把與之一一對應的合着的摺扇,評委隨機挑出3把合着的摺扇供選手觀察,然後選手需從牆上打開的摺扇找到一模一樣的那3把。

比賽規定是兩個小時的觀察時間,水哥直接宣佈:我放棄觀察。

在日本選手借來梯子觀察的時候,水哥要麼閉目養神,要麼坐着發獃。

很多人說水哥太過於傲慢,說他不顧大局,對選手和舞台不夠尊重。其實那天水哥身體不適,整個人處於脫水狀態,只想速戰速決。

結局當然是毫無懸念,水哥又贏了。

水哥說:「如果這是30萬把扇子的話,可能更適合我,我以前看過一把扇子全是文字,合上以後是一把空白的扇子。」這段話引起了無數人的共鳴。

那一場比賽設在南京,當計時器顯示9分04秒時,水哥的表情有些失落,他覺得遺憾,想卡在9分03秒結束,因為這是南京大屠殺紀念日。

一個正直的人,一個深明民族大義的人,才能撐起國家和民族的脊樑。

02

在生活中,王昱珩是個藝術家,是個隱士高人,他把自家打造成了熱帶雨林,養花養鳥,養貓養女兒。

和女兒一起,把生活過成了詩和遠方。

當年高考王昱珩清華設計專業第一,專業成績高出第二名40分,妥妥的學霸一枚。但是畢業後他沒有上過一天班,因為無法忍受制度化的工作。他曾經去一家出版集團應聘,但發現那裏是一個個小隔間沒辦法養花,就放棄了。

他從小就喜歡大自然的一切事物,在樓道里養小雞,在爸媽鞋子裏養螞蟻,害怕自己養的小動物死掉,盯着看了一整夜。

沒事的時候DIY升級改造自家「熱帶雨林」,做個植物掛毯。

或者植物壁畫。

經過反覆嘗試,最終做出「畫與花」的完美組合。

感覺門廳太單調了,隨即親手做了一面綠植牆。

又覺得要「開門見花」,於是把進門鞋柜上的鏡子也改造了一番。

聽到妻子懷孕以後,王昱珩為了給未出世的孩子禮物,自製海水,在家裏養起了珊瑚,將魚缸培育成了一個微型海洋。海水自己調,幼苗自己養,用燈管模擬陽光製造養分,讓女兒和小海洋一起成長。

屋內擺滿了這種蓋了玻璃蓋的景觀盆栽,是王昱珩創作的「分組飼養培育」。

女兒寫作業的桌子,擺滿了他培育的各種植物,害的女兒向他抱怨,家裏像個科學怪人的實驗室,吃飯都沒桌子。

從熱帶雨林到高寒植物,從飛鳥走獸到海底珊瑚,王昱珩把大自然搬進了北京的家裏。

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要知道水哥的才華,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不會做的。

別忘了,水哥可是清華美院畢業的。

僅用紅藍圓珠筆信手拈來,一隻手拿玫瑰花的小猴就完成了。

他會用很簡單的工具,畫出絕美的畫。

連草稿都不打,還是從最難得眼睛開始畫起,感覺水珠都要飛出紙面了。

王昱珩筆下的狐狸和小兔,萌動,溫暖又充滿生機。

為電影《我們誕生在中國》打call,創作的金絲猴木板畫。

他畫的樹脂畫,自己買材料,自己配調研究。

左圖是他第一次畫的,他覺得很差。右圖是最終的成品,他覺得有點進步。而我只看出了氣泡的差別。

不僅會畫畫,還寫得一手好字,做成了手機殼。

這是據說八年前穿大褲衩,故宮撫琴,後海賣藝的照片。

偶爾還能翻譯幾本有意思的書。

還會小字謄寫古琴譜。

不僅如此,王昱珩的手工活也是很厲害,誰說鬚眉不會女紅。

這一點點的集合起來,會生活,懂情懷,多才多藝,原來一個人可以集這麼多才華於一身。

難怪他的好友這樣評價:「大部分人終其一生追求的人生目標,不過是他的冰山一角。」

03

在家裏的王昱珩,是個徹徹底底的女兒奴。

在微博中我們也能看到水哥經常帶着女兒到處旅行,一個學期的課程女兒只上半學期,連老師都擔心孩子功課跟不上,可女兒的學習沒讓水哥操過心,回回都是班級前五名。

王昱珩說:」不求孩子的第一,第一沒朋友,保持在第一階梯就好了。」

當初為了讓女兒更好的學習,水哥把女兒送進了離家很遠的寄宿學校。

這一決定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對,覺得這麼小的孩子就住校,水哥表示,學校有很多植物,每種植物都掛了標牌,校園裏還散養着猴子,丹頂鶴,黑天鵝......女兒可以在那裏更好的了解大自然。

他對女兒從來不設禁令。

很多大人都不許小孩吃太多糖,怕吃壞了牙齒,他卻說可以多刷牙來解決,不應該剝奪了孩子體驗的機會。

有一次,女兒調皮在牆上留下了自己的簽名,換做是別的爸爸恐怕就是一頓揍。

可水哥拉着女兒一起受罰,懲罰她和自己一起刷牆。

最後用投影掛鐘給女兒變了一個月亮,還做手影逗女兒開心。

除此之外,水哥還會在微博上分享一些他和女兒的日常。

親手給女兒剪頭髮,剪頭工具用的活靈活現。

分享女兒的家庭作業,心裏美滋滋。

和女兒一起四連自拍。

來不及完成老師的任務,給女兒畫兩張肖像應付。

和女兒一起參加公益活動。

當然也少不了社會實踐。

王昱珩曾說:「在女兒眼裏,爸爸就像是『超人』。她有十萬個為什麼,我就是百科全書。」

水哥喜歡閱讀,在老爸的引導下,10歲的女兒涉獵廣泛,已經開始閱讀《三體》了,相當厲害了。

家裏地板上鋪了綠草茵茵的地毯,女兒和貓咪懶洋洋的趴着,水哥在一旁感慨:都長大了。

曾經天不怕地不怕的王昱珩,在眼睛受傷後,生怕自己會突然失明,於是希望用自己的畫筆,趁還能看得清女兒的容貌時,為女兒記錄下美好的點滴。

王昱珩的筆總帶着靈動的生氣,女兒,貓咪,烏龜亦或鸚鵡,眼睛裏都閃爍着純碎的光芒,不譁眾取寵,不張揚狷狂,有着超然物外的飄逸輕靈,如風雲過巔,自有大家風采。

這幅畫寫着:「我的小情人啊,你是爸爸上輩子種下的玫瑰花。」

這幅畫寫着:「白暨豚消失了,下一個就是有蒙娜麗莎微笑的江豚。謹以此畫獻給這個夏天學會游泳的女兒。」

他用畫畫當日記,記錄着女兒的成長,這份溫情,伴着父愛都溶進了他的創作中。

因為有了女兒,年輕時多麼桀驁不馴,狂傲不羈的男人,都會搖身一變,化身成為溫柔的奶爸。

「在山上待久了,下山來看看這世間的新鮮事兒。」他說,」我要過一種『大隱隱於市,小隱隱於野』的生活,我有自己的空間自己的圈子,而這個空間裏也不需要太多別的人。」

因為生活已經足夠豐富,無需名氣和榮耀的過多累贅。

干自己想幹的事情,什麼都沒有變,挺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7498858_605818




Tag:
本文链接:http://www.dvbmanufacturer.com/114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