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冰雪掘金困頓:林業經濟花已落 冰雪旅遊未結果-NEW-ONE熱點

東北冰雪掘金困頓:林業經濟花已落 冰雪旅遊未結果

作者:Carry    發表日期:2018-01-18 13:52:20

  東北冰雪「掘金」困頓:林業經濟花已落 冰雪旅遊未結果

  【編者按】近日,作為黑龍江冰雪經濟名片的亞布力和雪鄉,卻成了東北營商環境的靶標和「宰客」的代名詞。一時間,東北冰雪經濟站上輿論風口。

  然而,當地滑雪場興起了,曾因「靠山吃山」興旺多年的木材加工業隨之衰落。而就目前營商環境來看,依靠冰雪經濟掘金之路並不簡單。就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深入黑龍江省亞布力和雪鄉兩大事件核心地探究其中原因。

  每經記者 李少婷 每經編輯 趙橋

  青山屯村民王興(化名)決定賭一把。2017年,王興投入120萬元做起了民宿生意,以每天100元左右的房費攬客。他算了一筆賬,這樣的人流量大約五、六年就能夠回本,比在外麵給別人打工有奔頭。青山屯緊靠着東北冰雪經濟的「明珠」亞布力。

  而位於另一個冰雪「明珠」雪鄉景區內的王大媽正在為一批回頭客準備着房間,剛過正午,她家的9間房已全部訂完。從事民宿十幾年,這9間房在3個月內的經營已成為她家每年主要的收入來源。

  如果時間倒流,他們都曾是當地林場中的一員,直到2014年,黑龍江省森工總局宣佈全麵停伐,冰雪旅遊經濟成為諸多黑龍江林區人的新落點。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這一標語在黑龍江隨處可見,是黑龍江人新的致富信念,雪下了幾千年,他們直到最近幾年才明白這是大自然對黑龍江人的眷顧。但2018年開了個不太順利的頭。黑龍江冰雪旅遊經濟的兩張耀眼的名片——亞布力和雪鄉,分別成了東北營商環境的靶標和「宰客」的代名詞。一時間,質疑聲四起,黑龍江的冰雪「掘金」陷於困頓。

  從林業經濟到冰雪生意

  亞布力在這個冬季站上輿論風口,事發3天之內,官方公佈了調查結果。新聞推送時,楊雨(化名)在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以下簡稱度假區)的賓館還沒坐熱乎,一邊看着新聞一邊和賓館老闆討論著「小道消息」。

  楊雨在哈爾濱做糧油生意,當天驅車三小時來到——這已是他作為滑雪發燒友在亞布力度過的第三個雪季。三年前,在朋友的推薦下,他第一次接觸了滑雪這項運動,此後一發不可收拾,每個雪季都要帶着雪板到訪亞布力,因為常來常往,當地的賓館老闆都已成為熟識的朋友。

  按照亞布力當地滑雪場經營者的理念,像楊雨這樣的滑雪發燒友平均每個雪季在亞布力要玩上10天,是當地雪場發展的重要支撐。而成千上萬的滑雪愛好者不僅撐起了亞布力的發展,也是黑龍江經濟轉型的重要基礎。

  度假區平地而起,當地居民的生活方式也發生了變化,毗鄰度假區的青山屯是典型代表。王興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他們村裏做民宿的就有二三十家,「這個地方冬天本來就是農閑,現在大家開個小店掙個辛苦錢,要不冬天就閑着了」。

  而距離度假區尚有約7公裏的青雲小鎮也受益於度假區的發展,在政府的支持下成為度假區到雪鄉的休憩點,當地人的「特色大鍋燉」生意在近兩年起步。「反正這邊也是發展越來越好,總不能越來越衰退吧,發展得慢一點也是在發展。」一位在青雲小鎮開餐館的老闆介紹。

  滑雪場興起了,曾因「靠山吃山」興旺多年的木材加工業隨之衰落。「沒有經濟效益,銷售的訂單也少,這邊的木材加工廠都逐漸停產了。」從事木材加工業多年的張老伯提起自己的加工廠難掩愁緒。曾經他生產的產品出口日本、韓國,而在黑龍江森工總局要求全麵停伐後,他的加工廠徹底失去了原料來源,隻能從俄羅斯進口材料,生產成本大增,而曾經一起做木材生意的夥伴,要麽毅然決然地轉行,要麽舉家前往便於材料進口及產品出口的沿海地區。

  「最好的時候是1998年之前,之後就不行了。」張老伯也開始轉行做些樂器配件,但銷路並不好,「現在木材都不行,木製品相關的所有東西都受影響,亞布力好多工廠設備都閑置」。

  冰雪經濟的現實與野心

  在亞布力引起外界對東北地區營商環境關注的同時,距離亞布力一百多公裏的「中國雪鄉」也成了被聲討的對象。從亞布力通往雪鄉的大巴一天有四趟,近兩小時的路程中,記者手機信號斷斷續續,讓人深切地感受到:進山了。

  山中有林。同亞布力一樣,雪鄉也在黑龍江森工總局管轄範圍內,隸屬大海林林業局。雪鄉和亞布力度假區亦是黑龍江當地冰雪旅遊資源的縮影——黑龍江森工總局官網2017年9月披露的森工產業規劃(終稿)顯示,森工林區施業區總麵積1009.8萬公頃,而黑龍江省森林旅遊資源60%都分佈在森工林區。

  黑龍江發展冰雪經濟,森工體係的轉型至關重要。前述黑龍江森工產業規劃(終稿)顯示,將建設包括森林生態旅遊業在內的八大生態主導產業,並加快黑森旅遊集團發展,「將集團打造成具有較強資源整合力、融投資力和市場競爭力,以旅遊產業為主,集投融資和文化發展等產業為一體的大型旅遊企業,並擇機籌劃上市」。

  亞布力和中國雪鄉已經成為黑龍江省冰雪旅遊三大品牌的主要組成部分,但卻接連在2018年初遇挫。黑龍江森工總局在規劃中強調要加快推進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國家5A級景區,但1月10日,國家旅遊局網站披露消息,此前擬定的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未進入國家級旅遊度假區。

  黑龍江森工總局在前述規劃中也坦承,全麵停伐使其林業局失去了主財源,項目建設無自有資金,無政府投資渠道,社會投資渠道少;目前,加工企業尚有63億元曆史債務,資信等級低,融資能力差,麵臨着藉助資本市場、創新投融資機製的巨大壓力和挑戰。

  亟待培育產業化運營企業

  「我覺得亞布力現在算是有點止步了吧,一個地區的發展還是要靠政府的支持和大的集團招商,比如萬達啊恆大之類的。」提到未來的發展路徑,王興覺得,近兩年度假區招商沒有什麽進展。

  「在國家推動經濟增長模式轉型的大背景下,東北地區由於前一時期的『資源投入型增長模式』發展相比東部地區更為充分,這就直接造成其轉型的成本顯著高於東部沿海地區。」廈門大學嘉庚學院副教授黃冠評價亞布力和雪鄉事件時表示。

  而在創聯智庫(北京)農業研究院院長孫北國看來,以黑龍江亞布力滑雪場、雪鄉等為代表的冰雪旅遊設施目前還是若幹個冰雪項目,尚未能形成產業性的冰雪經濟,「經營模式還是『賣雞蛋』而不是『孵化雞窩』,並沒有從產品經營的傳統經營模式中跳出來」。

  孫北國認為,黑龍江的冰雪經濟仍停留在「坐商」階段,未來應打破地域限製,像全國各地上馬的「水上世界」一樣打造大型室內冰雪館,他以調研經曆舉例,黑龍江本地已有企業擁有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但局限在黑龍江是資源浪費。

  「從冰雪項目經營,上升為冰雪產業經營,再從冰雪產業經營,上升為冰雪資本經營。黑龍江若不能出現三五個甚至更多全產業鏈的、市場化經營的冰雪產業集團,那怎麽能談得上冰雪經濟?」孫北國表示。


本文來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dfjj/2018-01-18/doc-ifyquixe3495031.shtml




Tag:
本文链接:http://www.dvbmanufacturer.com/71743.html